香港電臺廣播劇《聶嫈》(阮兆輝、王愛明、廖國森、阮德鏘、曾偉倫)

香港電臺廣播劇《聶嫈》(阮兆輝、王愛明、廖國森、阮德鏘、曾偉倫)

聶嫈的弟弟是古代四大刺客之一的聶政。本廣播劇講述聶嫈聶政兩兄妹的俠義故事。

格式:wma
集數:13

監製:雷靄然
編劇:鄭樹生

主演:阮兆輝、王愛明、廖國森、阮德鏘、曾偉倫、陳成、梁國柱、曾慧芳、林廣濤等。

打包下載:
香港電臺-聶嫈[全13集].zip

 

 

聶政者,軹深井裏人也。殺人避仇,與母、姊如齊,以屠為事。

久之,濮陽嚴仲子事韓哀侯,與韓相俠累有卻。嚴仲子恐誅,亡去,遊求人可以報俠累者。至齊,齊人或言聶政勇敢士也,避仇隱於屠者之間。嚴仲子至門請,數反,然後具酒自暢聶政母前。酒酣,嚴仲子奉黃金百溢,前為聶政母壽。聶政驚怪其厚,固謝嚴仲子。嚴仲子固進,而聶政謝曰:“臣幸有老母,家貧,客游以為狗屠,可以旦夕得甘毳以養親。親供養備,不敢當仲子之賜。”嚴仲子辟人,因為聶政言曰:“臣有仇,而行游諸侯眾矣;然至齊,竊聞足下義甚高,故進百金者,將用為大人粗糲之費,得以交足下之驩,豈敢以有求望邪!”聶政曰:“臣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屠者,徒幸以養老母;老母在,政身未敢以許人也。”嚴仲子固讓,聶政竟不肯受也。然嚴仲子卒備賓主之禮而去。

久之,聶政母死。既已葬,除服,聶政曰:“嗟乎!政乃市井之人,鼓刀以屠;而嚴仲子乃諸侯之卿相也,不遠千里,枉車騎而交臣。臣之所以待之,至淺鮮矣,未有大功可以稱者,而嚴仲子奉百金為親壽,我雖不受,然是者徒深知政也。夫賢者以感忿睚眥之意而親信窮僻之人,而政獨安得嘿然而已乎!且前日要政,政徒以老母;老母今以天年終,政將為知己者用。”乃遂西至濮陽,見嚴仲子曰:“前日所以不許仲子者,徒以親在;今不幸而母以天年終。仲子所欲報仇者為誰?請得從事焉!”嚴仲子具告曰:“臣之仇韓相俠累,俠累又韓君之季父也,宗族盛多,居處兵衛甚設,臣欲使人刺之,終莫能就。今足下幸而不棄,請益其車騎壯士可為足下輔翼者。”聶政曰:“韓之與衛,相去中間不甚遠,今殺人之相,相又國君之親,此其勢不可以多人,多人不能無生得失,生得失則語泄,語泄是韓舉國而與仲子為讎,豈不殆哉!”遂謝車騎人徒,聶政乃辭獨行。

杖劍至韓,韓相俠累方坐府上,持兵戟而衛侍者甚衛。聶政直入,上階刺殺俠累,左右大亂。聶政大呼,所擊殺者數十人,因自皮面決眼,自屠出腸,遂以死。

韓取聶政屍暴於市,購問莫知誰子。於是韓縣之,有能言殺相俠累者予千金。久之莫知也。

政姊榮聞人有刺殺韓相者,賊不得,國不知其名姓,暴其屍而縣之千金,乃於邑曰:“其是吾弟與?嗟乎,嚴仲子知吾弟!”立起,如韓,之市,而死者果政也,伏屍哭極哀,曰:“是軹深井裏所謂聶政者也。”市行者諸眾人皆曰:“此人暴虐吾國相,王縣購其名姓千金,夫人不聞與?何敢來識之也?”榮應之曰:“聞之。然政所以蒙污辱自棄於市販之間者,為老母幸無恙,妾未嫁也。親既以天年下世,妾已嫁夫,嚴仲子乃察舉吾弟困汙之中而交之,澤厚矣,可柰何!士固為知己者死,今乃以妾尚在之故,重自刑以絕從,妾其柰何畏歿身之誅,終滅賢弟之名!”大驚韓市人。乃大呼天者三,卒於邑悲哀而死政之旁。

晉、楚、齊、衛聞之,皆曰:“非獨政能也,乃其姊亦烈女也。鄉使政誠知其姊無濡忍之志,不重暴骸之難,必絕險千里以列其名,姊弟俱僇於韓市者,亦未必敢以身許嚴仲子也。嚴仲子亦可謂知人能得士矣!”(摘自《史記 刺客列傳》)

聶嫈
文出維基大典
今本(此為底本,未經審校)往: 嚮, 尋

聶嫈及其弟政聶嫈,一曰榮,齊人也。其弟政,勇敢士也。濮陽嚴仲子遂陰交以意厚之,欲報仇。聶政獨行仗劍至韓,刺殺韓相俠累,因自皮面抉眼,屠腸以死,韓取聶政屍,曝於市,縣購之千金,久之,莫知誰。

嫈聞之曰:「吾弟至賢,不可愛妾之軀,滅吾弟之名,非弟意也。」乃之韓,視之,曰:「勇哉。氣矜之隆,是其軼賁育高成荊矣。今死而無名,父母既沒矣,兄弟無有,此為我故也。夫愛身不揚弟之名,吾不忍也。」乃抱屍而哭之,曰:「此吾弟,軹深井里聶政也。」亦自殺於屍下,晉楚齊衛聞之,曰:「非獨聶政之能,乃其姊者,烈女也。」聶政之所以名施於後世者,其姊不避葅酢之誅,以揚其名也。

據 [纂]《戰國策》
取自”http://zh-classical.wikipedia.org/wiki/%E8%81%B6%E5%AB%88″
1類:周列傳

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