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风也曾入我怀 [连载中]

人人都说她是陆少最宠的女人,因为只有她敢掀他的场子,敢甩他脸子,而他始终微笑着说她开心就好。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他最憎恶反感的女人,因为他眼睛一眨不眨就把她丢在荒山野岭不闻不问,为了逼她不惜使她众叛亲离。后来他如愿以偿,她被扫下堂,那天下了大雨,她身下鲜血淋漓,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
↓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
阅读原文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